www.3242.com www.3254.com www.3265.com www.3267.com www.3276.com

苻坚南伐取拓跋宏迁都的--理论

浏览次数:2019-06-05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 

  时间一过一百多年,此时已是继前秦之后第二个同一北方的北魏期间。公元493年,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以“平城用武之地,非可文治”,欲迁都洛阳,但意料此举必将招致群臣否决,于是先零丁召见任城王拓跋澄,试探口风说:“今将移风易俗,迁宅华夏,卿认为若何?”拓跋澄当即暗示附和,说:“陛下欲卜宅中土,以经略四海,此周、汉之所以兴隆也。”拓跋宏紧跟着又问:“北人习常恋故,必将惊扰,何如?”拓跋澄回覆:“很是之事,故非之所及。陛下断自圣心,彼亦何所能为!”拓跋弘大喜道:“汝实乃吾之子房(张良)也!”随即以南伐为名,帅群臣出征。接下来亦毋须赘述,这就是中国汗青上出名的北魏孝文帝迁都事务。魏军行至洛阳,霖雨不止,群臣纷纷劝阻拓跋宏于马前,拓跋宏假意道:“今者兴发不小,动而无成,何故示后!苟不南伐,当迁都于此,王公认为若何?”当下之时,群臣既不肯迁都,更不肯南伐,于是“无敢言者,遂定迁都之计”。

  起首,是听取哪些人看法的问题。如前所说,苻坚并非没有支撑者,但正如苻融所言,支撑南伐的一是慕容垂、姚苌等鲜卑、羌族首领,其“常思风尘之变以逞其志,所陈策画,何可从也”?二是少数贵胄后辈,其“不习军旅,苟为阿谀以会上意,不脚采也”。这也申明,分歧的好处从体味发生分歧的好处表达。跟着经济社会的成长,好处从体越来越呈多元化。我们常说问计于平易近,从价值取向上这无疑是准确的,但现实糊口中“平易近”往往并非铁板一块,决策正在某种程度上是分歧好处从体之间博弈的成果。因而,为了获得各方遍及可以或许接管的成果,必需尽可能多地听取分歧群体的看法,而不是有选择性地邀请一些不消启齿也晓得会说什么话的人,打着收罗看法的灯号开关门会、印证会。同时,要防止偏听偏信,一部门控制话语权的群体无限放高声音,使决策者错认为其代表“”,其他群体也做如是想。

  公元382年,前秦苻坚正在先后灭掉前燕、前凉及代国,自西晋末年第一次同一北方后,又雄心壮志地提出了攻打东晋的打算。这一建议当即遭到群臣激烈否决,进谏者川流不息。但苻坚明显心意已决,婉言:“建室道旁,无时可成,吾当内断于心耳!”太子劝谏,他答以“固难知也”;张夫人劝谏,他答以“军旅之事,非妇人所当预也”;最宠爱的小儿子苻诜劝谏,他答以“全国大事,孺子安知”;平昔信沉的僧安劝谏,他照旧“不听”。为寻求支撑,苻坚零丁留见其弟阳平公苻融,说:“自古定大事者,不外一二臣罢了,今众言纷纷,徒乱人意,吾当取汝决之。”正在此景象下,苻融仍暗示否决,并提示苻坚鲜卑等族乘隙图乱。苻坚大为光火,做色道:“汝亦如斯,吾复何望!”当然,苻坚并非一个支撑者也没有,燕国降将慕容垂、羌族首领姚苌就死力激励他出兵,并为他打气:“《诗》云‘谋夫孔多,是用不集’,陛下断自圣心脚矣,何须广询朝臣。”苻坚大悦,说:“取吾共定全国者,独卿罢了!”随即予以二人领兵沉担。公元383年,的苻坚亲帅百万大军南下。接下来毋须赘述,这一年发生了中国汗青上出名的淝水之和,前秦从此一蹶不振四分五裂,慕容垂、姚苌等趁乱起兵,苻坚本人也正在两年之后死于姚苌之手,轰轰烈烈的终身以悲剧而终。

  其次,是以何种体例听取看法的问题。该当说,正在这点上拓跋宏做得仍是不错的,如他国度政事,日中以前大臣先自论议拿出方案,日中当前本人再“共决之”,就是为避免本人先定下调子,群臣有所顾虑而不克不及畅所欲言。对大臣的分歧看法,他也没有像苻坚那样尖刻地予以回手,而是宽大地暗示,“各言其志,夫亦何伤”。他深知,决策者既不成心存先见,更不克不及一触即弹,要有脚够的胸怀容纳分歧声音,不然当前谁还敢再提?

  苻坚南伐取拓跋宏迁都,虽然相隔百年,事态各别,但有一点是配合的,即同意者不多,否决者不少,且同意者都是以“定大事者,一二人罢了”、“很是之事,必待很是之人”为根据,并劝决策者“圣心自断”。从而,我们正在这里似乎碰到一个迷惑:若说该当众意,则拓跋宏明显违反了的准绳;若说该当“圣心自断”,则苻坚的教训不成谓不。看来,决策实是个难题,不是简单一句留意听取看法那么容易的事。